美國恐紅與臺灣綠色恐怖的認知錯誤

美國恐紅與臺灣綠色恐怖的認知錯誤

(圖/UIP提供)

電影《奧本海默》裡「原子彈之父」被美國原子能委員會拷問,經歷長達4周的秘密聽證會,這是真實歷史的呈現,60年後,美國能源部公佈長達19卷1084頁的聽證會紀錄,字裡行間太多刻意對奧本海默的人格羞辱,核心主題是:因奧本海默是共產黨外圍組織成員、參與過共黨活動、親友是共黨成員,所以他對美國的忠誠有問題。當年聽證會決議撤銷奧本海默的安全許可,從此他無法執掌政府部門研究工作,但68年後美國官方回覆他的名譽,認爲當年聽證會程序不公、不完備,並確認他對國家的忠誠與愛。

奧本海默的經歷是美國「紅色恐慌」的經典範例,40、50年代美國社會與政壇的反左派風潮打擊社會主義者和同路人。耙梳奧本海默聽證會紀錄,許多指控與今日臺灣輿論抹紅的文字相似,例如日前立委王定宇高喊「中共統戰新戰術」,認爲「海峽鄉建鄉創獎」頒獎給13家臺灣建築設計、地方創生團隊,是滲透性傷害、控制檯灣基層;民間也有聲音高喊慎防統戰,細細分析該活動的由來、組織者,「抓到」背後的指導單位就是中共福建省委,甚至「揭露」臺灣的「協力者」,呼籲必須修法懲罰。

民間團體的揭露有兩個重點:兩岸交流活動背後有中共官方,中共滲透臺灣已無所不在。這些都是廢話,重點在如何解讀交流的事實。兩岸交流層面本就廣,交流活動常涉及公權力,背後都有兩岸官方的影子。民間團體的指控正是68年前奧本海默被指控的邏輯,一方面進行思想審查,同時認爲國家有責任清查被指控者的人際網絡。

“大数据+铁脚板”主动上门送服务

〈奧本海默〉在臺叫座叫好,臺灣覺青的影評怒批美國的白色恐怖侵犯思想自由,那也應氣憤王定宇的紅帽子,讓那些被指控的臺灣文化藝術工作者頭上有陰霾盤徊。

鐵礦價走高 鋼鐵族群樂

不灭战神

美國的恐紅、臺灣的綠色恐怖犯了認知錯誤,第一,追索協力者、同路人時,只用政治看待人際網路,拋出血滴子的獵殺者沒看到人與人的真實互動。社會關係必須細緻對待。以奧本海默爲例,個人的名望企圖心與情慾主宰了他的生命史,不是意識形態,他是共黨前沿團體的成員、同路人,但他更效忠自己的政治前途,不聽從任何左翼組織的要求與訓令。

第二,把共產黨看成一部嚴謹的機器,沒看到其中的主要構成是人,包含了懈怠、形式主義、個人利益與認知,這也是臺灣高喊認知作戰者常犯的錯誤,把對岸對臺統戰看成鐵板一塊。兩岸地方營造的交流背後是福建省委又如何?別以爲主辦單位盡是忠貞黨員,實情是中共的形式主義總讓其目標成效大打折,執行者的個人利益、興趣也是臺灣參與者可鑽透、使用的利基。

冷戰學者斯巴得拉蒂(Sbaredllati)與蕭爾(Shaw)研究美國聯邦調查局如何把演員卓別林描繪成陰謀反叛者時就指出,政府當局利用了本土主義、愛國情緒營造恐懼,把卓別林塑造成巨大文化陰謀的一環。都市社會學者哥薩姆(K. Gotham)研究美國聯邦調查局如何編造共黨的邪惡形象時也指出,讓美國人民恐懼的煽動者,在製造害怕的同時讓人民追隨他的領導,在煽動過程獲益。

古玩之先聲奪人 吃仙丹

終歸田居 小說

這不就是臺灣黑熊學院等人的手段?常發出警語說他們掌握了多少中共協力者,知道很多網紅與中共資金有關,若有真憑實據,爲何從不敢指名道姓?怕被告?那表示黑熊學院沒有道德勇氣。今日高喊「愛臺灣」的恐懼製造者,自身如此膽怯,還要別人跟着他們膽怯,不接觸、不交流。(作者爲東吳大學全球華商研究中心諮委)

買房選前出手或選後再說? 房仲統計7次大選得出這結論

桓达2024年营收拚增双位数